网站首页 手机浏览
每月几百元,轻松拿本科
当前位置: 小语种沪语

沪语港语的外来语对比

信息来源:互联网 责任编辑:康朋辉 发表时间:2017/8/21 字号调整:字体缩小|字体放大

在一个城市文化中浸淫久了,自然会关心并追究起它的一些由来。对上海话里的外来语现象,早在没有去学习翻译之前,小译就很感兴趣,拉拉杂杂地寻了不少词的根源,这在翻译学习时还派上了用处,在翻译理论课学习到后殖民主义翻译理论时,我在研讨课上就讲到了上海开埠后,英国租界对上海话的深刻影响,举了一些例子。有趣的是,当我念出一个上海话词组“嘎三胡”并说明它的意思,然后请外国同学们猜它原来的英语单词时,他们很快就猜出是“gossip”,这也说明上海话借用外来语之浑然天成、音意合璧,到了让人心领神会的地步。

另外,看港剧长大的我们,对粤语也是有一份特别的亲切感。在学习翻译的过程中,我也特别探究了港式粤语中的外来语。记得在翻译实务研讨课上,我还请香港同学友情出演,念了几个粤语单词,让同学猜测它的意思和英语来源词。这些趣味点滴和实例,是学习语言必不可少的调剂。我总认为,翻译在现代语言中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,尤其是日常口头语对外来语的接受和融会贯通,让语言变得更加鲜活有趣,更增添一份活力。

最近看到一些对上海话外来语总结的冷饭热炒文章后,不禁又想对两地的外来语做一些粗浅的比较。自然,这里说的外来语大多指的是英语,因为这两座城市都受英国影响颇深,但是在程度上和时间上,自然香港所受影响更多。只是就语言而言,半个世纪与一个世纪的影响似乎并不明显,所以两地方言受英语的影响都相当深刻,从某种程度上,沪语中的翻译现象更多、手法更丰富些。而港式粤语则应用得更为直接,呈现双语混杂的形态。

11.jpg


➤沪语和港式粤语中的名词借用现象

两地方言外来语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借用了大量的外来语名词。翻译方法上,沪语似乎更注重音意结合或是引申义。港语则多为直接音译,而且更为简洁明快,省去了原词的尾音。

沪语举例

差头➔charter (出租车)
罗宋➔Russian (俄国)
水门汀➔cementing (水泥)
开司米➔cashmere (羊绒)
三文鱼➔salmon (鲑鱼)
司的克➔stick (手杖)
戆度➔gander (呆鹅,引申为傻瓜、糊涂虫)
帕克➔parka (风雪大衣)
康乐球➔corner ball (角球)
拨落头➔plug (插头)
噱头➔shit (胡说、谎话、哗众取宠的手段,shit现在是骂人的话,但上海话“噱头”的意义要丰富得多)
打➔dozen (12个)
➔fit或fitting (传动齿轮,单齿轮传动叫“单飞”,三级变速自行车叫“三飞”)
赤佬➔cheat佬 (骗人,与“佬”结合,混账东西之意)
拉三➔lassie (少女,引申为妓女、生活不检点的女青年)
瘪三➔beg sir (乞丐)
大班➔大banker (大银行家,引申为有钱人之意)
拿摩温➔No. 1 (一号,引申为工头之意)
沙蟹➔saw (your) hand (一种牌艺)
老虎窗➔roof窗 (屋顶的窗户)
白脱➔butter (奶油)
斯达特➔starter (启动器)
回丝➔waste (工厂中废纱、废丝,家中清洁用的抹布)
慕客➔mug (流氓,引申为嫖客之意)
小开➔小kite (风筝,顾名思义为不牢靠的人,即骗子,又有富二代的引申义)
阿三➔ I say (上海人对印度人的称呼,其一说法是上海租界的巡捕多为印度人,说话时总以I say开头,阿三是谐音,但细品之下,也有一些打趣之意)
味之素➔味の素 (日语,味精)


港语举例

巴士➔bus (公交车)
的士➔taxi (出租车)
士的➔stick (手杖)
多士➔toast (烤面包片)
士多➔store (商店)
士多啤梨➔strawberry (草莓)
啤梨➔pear (梨子)
BB➔baby (婴儿)
褒呔➔bowtie (蝴蝶结领带)
沙展➔sergeant (警长)
巴打➔brother (兄弟)
扑成➔boxing (拳击)
安哥➔encore (再来一个,再表演一次)
菲林➔film (胶卷)
薯嘜➔schmuck (笨人、老土等意)
蝦碌➔hard luck (厄运、倒霉)
花臣➔fashion (新款式)
扑街➔poor guy (常被人误认为动词,其实是名词,意为粗劣、低俗之人)
士碌架➔snooker (彩色台球)
梳乎厘
soufflé (法语,蛋奶酥)
他妈哥池➔たまごっち (日语,宠物蛋、淘气蛋)



➤两地外来语对形容词、动词的借用方法大有不同

在形容词、动词中,沪语基本译成了中文,且与本地方言的语言元素严丝合缝,与原意若即若离,形神合体。而港语中形容词、动词的外来语虽也有音译现象,但大多习惯直接使用原文单词而不做翻译,体现了“语码转换”现象,但有时原来的英语单词又未必完全是原意,甚至连词性、读音都发生变化。两种风格大异其趣,但殊途同归,体现了中英双语混杂产出的有趣语言现象。

沪语举例

发嗲➔发dear (亲爱的,引申为撒娇、娇柔,纯粹本帮出品)
轧朋友/闹猛➔get朋友/闹猛 (交朋友、凑热闹)
撮克➔tricky (狡猾,刁钻)
麦克➔much (很多,比如“伊钞票多得来麦克麦克”)
时髦➔smart (时髦、漂亮)
坍板➔too bad (太坏)
大兴➔dashy (华而不实,引申为冒牌货之意,上海有条“大兴街”,以前就是买假黄金饰品的集散地)
煞根➔shocking (令人震惊,引申义为太爽了)
拉司卡➔last card (老上海话“最后”之意,比如“我是拉司卡一个人”)
刮(老)三➔grocery (杂货铺,引申为丑闻曝光、不好看等意)
肮三➔on sale (打折货,引申为廉价、下流之意)
混腔势➔混chance (混机会,引申为浑水摸鱼之意)
退灶私➔退juice (旧指流氓退还敲诈得来的油水,引申为丢面子之意)
接/豁领子➔接/豁leads (得到/给出暗示、提示)
扎台型➔(衣)着dashing (打扮漂亮,引申为出风头、炫耀等意)
门槛精➔monkey精 (猴精,精明、会算计的意思)
窝色➔worse (更糟糕的,引申义为心情郁闷)
邋遢➔litter (乱扔垃圾,引申为不修边幅、杂乱,该词已经融入普通话)

标签: 沪语

Copyright @2017 上海新世界外国语进修学院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
沪ICP备08018177号-49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1号